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热资讯 > 旅行资讯 >

探球巴西 以大力神杯之名的南半球之旅

时间:2014-11-27

    作为夺取世界杯次数最多的国家,巴西人为何球技异禀常是一个令人费解的课题,有人说,看看那些扭动着腰肢,撒欢儿舞动着桑巴舞步的少女们,或多或少,可以知道巴西球员在球场上的灵感来自何方。2014,世界杯重回球王故乡,这个上帝之国,即将开始足球的神话,而旅行亦从此开始。
 
 

上帝之国

       绿茵场上的桑巴舞对于巴西人而言,足球从来不只是竞技场上的运动,从圣保罗的涂鸦街头,到里约热内卢的热浪海滩,足球象征着这个南半球“圣徒之国”的韵律,与桑巴舞一同,构成了只属于巴西的韵律。

街头的行为艺术

       作为即将开赛的巴西世界杯揭幕赛的举办城市,媒体谈起圣保罗,都不禁对这座城市的治安唏嘘不已。在圣保罗大教堂对面的咖啡馆用餐时,我们就听店主说起昨日的新闻,讲的是一对欧洲的老年夫妇被歹徒打破了头,劫去了财物,连护照也弄丢了,店主再三关照我们尽量把贵重物品放在酒店的保险柜中,以免惹上不法分子的注意。在巴西人眼中,圣保罗不是巴西的首都,但它的历史地位太重要了,作为世界四大城市之一,连美国前总统里根在访问巴西的航班上,都啧啧称奇。大城市孕育了纷繁的民族以及无数不稳定的治安问题,而这座被人们称为最自由的城市之一,也因此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奇观,“关于城市和人,是一个严肃的课题,而圣保罗的个性则是粗犷与热情。”我在圣保罗旅行的途中结识的当地小伙桑托斯告诉我,“圣保罗有着联众面貌,一种是街头的黑暗势力,另一种则是阳光与热情的南美气质,如同这座城市的足球、涂鸦和桑巴。”

       行走在圣保罗的街头,满城尽是五彩的涂鸦,尤其是在城市西部边缘的Vila Madalena区,知名的Beco doBatman大街充溢着不断更新的艺术作品,本土街头艺术家Speto和Nunca的木刻壁画、Os Gemeos兄弟的画作都值得关注,在这里时常可以遇到各种画面夸张的涂鸦,比如肌肉爆出的罗马里奥人像,以及象征着“黑暗骑士”的蝙蝠侠。

       与圣保罗街头涂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活跃于圣保罗街巷内的街头足球。在圣保罗,你永远会记住这样一幅画面,孩子们在墙上画满涂鸦的街道内,肆意着追逐着黑白色的足球,他们眼神专注,呐喊声喧天,相比这个城市那些令人阴郁的一面,孩子们的身影使得圣保罗充满了阳光。在历届巴西队中,许多世界级的球星,无不是从这些无名的街头走出来的。比如前世界足球先生罗纳尔多,曾经在街头光着脚丫,不穿球衣,在故乡里贝罗的石子路上踢球。

        罗纳尔多回忆道:“那时,我们常踢球一直踢到太阳下山,当下午上学时,我总要旷上一个小时,引得妈妈不得不来街上找我。”

        圣保罗的街头,诞生了新一代巴西全民偶像内马尔(Neymar Jr.),尽管前球王贝利对内马尔的新一代球王头衔表示怀疑,但内马尔俊朗的外型和此前在联合会杯上的表演却令所有圣保罗人记忆犹新。当然,在球场之外,圣保罗的历史也不容游人遗忘。这座城市的象征属于始建于1913年的圣保罗大教堂,整个工程由马克西米利亚诺建筑师设计建造,融合了哥特式和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足球博物馆(Museu do Futebol)设在圣保罗市的帕坎布体育场内,珍藏了球王贝利的140件私人展品,其中包括他的第1000粒进球。

        “无论你热爱这座城市,抑或对其满腹牢骚,你都会情不自禁地走上圣保罗的街头。”巴西小伙桑托斯说道,“那源自历史的街道上,看着那些凝缩着历史气息的景观,总会叫旅游者对这座巴西城市升起一些敬意。”几百年的历史,这座城市屹立到至今,也目睹着巴西足球一再缔造的辉煌。

巴西足球的灵感

        巴西世界杯的开幕式将在圣保罗竞技场举行,开赛之前,全世界都在讨论,谁将在这片绿茵场上第一个舞动“桑巴之舞”。巴西球员除了自身球衣如同桑巴舞蹈一样美妙绝伦外,他们各个身上都流淌着巴西人共同的舞蹈血液,比如米兰王子卡卡就曾在足球场上秀过桑巴舞,而罗纳尔迪尼奥也是个桑巴舞好手,曾多次在进球后跳桑巴舞庆祝。而关于足球与桑巴舞的渊源,多年浸润于巴西足球熏陶之下的日本足球有着别样的见解。日本学者甚至为此进行了专业的科研分析,同样认为桑巴舞是巴西球员的秘密武器,提出常跳桑巴舞能提高球员的协调能力。据悉,罗纳尔迪尼出生于桑巴世家,常常边听桑巴舞曲边踢球。

       说起巴西桑巴舞,则不得不提巴西另一大城市——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这座被世界的旅行者称作“圣徒之城”的地方,从来就不是只有一种色彩的城市。许多未曾到过里约热内卢的人,对这座城市的第一印象是高耸入云的科尔科瓦山(CorcovadoMountain),山顶的耶稣塑像守候着里约热内卢,看尽这里的繁华世事。然而,在巴西人眼中,真正属于里约热内卢的城市基因,却是这里的混血美女,以及汇成奔放粗犷而又色彩鲜明的生命之歌。

       如果要用一首歌来形容里约热内卢,那绝对是巴西新一代球王内马尔常在巴塞罗那队更衣室中唱起的那首《伊巴奈玛的女孩》:“世上无可比拟的优雅/就是她,那个走过来又走开的女孩/在通向海滩的马路上,她的步态甜美而多姿/那女孩有着金色的身躯,伊巴奈玛的太阳赋予的身躯/她婀娜的步态比所有的诗更像诗/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物事”这首经典的BosaNova音乐的灵感正是来自里约热内卢最著名的科帕卡巴纳(Copacabana)海滩上的桑巴女郎,曼妙的舞姿成了跃动于乐谱之上的音符。

      科帕卡巴纳海滩的日日夜夜,到处洋溢着BosaNova的调调,时常会令人联想起里约热内卢马拉卡纳体育场(Estádio do Maracanã)的人浪。无论是沙滩边卖椰子水的小铺,还是喝着啤酒晒着日光浴的都市男女,无不播放着Bosa Nova的音乐,而这种慵懒和性感,却是谁也无法拒绝的。蓝天、白云、海水、细沙,海滩上躺着许多享受日光浴的游人,五彩缤纷的泳衣,构成一幅艳丽的图画。在贫富差距悬殊的巴西,只有在此时此刻,无论贫富贵贱,大家都赤裸身子,“此时此刻,上帝才是公平的。”巴西人的口头禅即是如此。

世界杯从这里开始

        与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不同,巴西利亚虽是巴西的首都,却没有太长的历史。或许,正是因为巴西利亚“没有历史”,于是也就没有记忆,没有负担。这城市更像一个轻快又恬淡的年轻人,带着特有的单纯而真诚的气息,城市四处可以见到类似西班牙毕尔巴鄂式的新奇建筑,让人流连忘返。巴西利亚的足球文化并没有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那样深厚,但巴西人骨子里对这项运动的热爱,却依然蔓延在巴西利亚人的血液之中。尽管巴西利亚的球队在巴西联赛中并不显山露水,但每当联赛或重大国内国际比赛进行时,巴西利亚人常常举家前往巴西利亚国家体育场观战。此时,整个城市万人空巷,而赛场人山人海。

        巴西几乎人人都是球迷,巴西人笑称“不会足球、不懂足球的人是当不上巴西总统的,也得不到高支持率”。巴西人认为,巴西足球理所当然位列世界文化遗产之林。在巴西利亚,足球同样是“大众运动”,无论是海滩上,还是城市的街头巷尾,都有人踢球,即使是在贫民窟,穷人家的孩子也光着脚把袜子塞满纸当球踢。

        不过,在巴西利亚守候世界杯的旅行者们,可以在这座城市见识到巴西的另一面,一个相较里约和圣保罗更为理性而充满现代色彩的城市。1956年,为了防止海上的军事威胁,执政的库比切克总统防范于未然,作出了迁都的决定。他亲自主持城市的选址,邀请世界著名的建筑大师组成评选委员会,设计大师奥斯卡·尼梅尔担任总设计师,并最终选定了巴西利亚。这里最初的规划是一个没有红绿灯的城市(现在依然很少见),城市规划师将所有电线都埋在地下,到处是绿地花草树木,构成了一个南美洲的世外花园,令人心旷神怡。巴西利亚大教堂、伊塔马拉蒂宫(Itamaraty Palace)等奇特的建筑和雕塑,如同神秘的符号冲入眼帘,仿佛进入了一个足球神话世界。在巴西利亚旅行,不得不提这里最年轻的世界文化遗产——伊塔马拉蒂宫。奥斯卡·尼梅尔的设计被世界称作“一只飞行中的鸟”。而这只鸟更像是如今在球场上飞奔的巴西球员。当我们走在伊塔马拉蒂宫大厅内,沿着螺旋式的楼梯旋转着上升,仿佛来到一个未来世界。当时,奥斯卡·尼梅尔将这里设计成了一个50万人居住的城市,而如今巴西利亚的人口远远超过了尼梅尔的预想,但设计师的神来之笔却依旧被这座城市的居民津津乐道。毕竟,这里曾经是南美洲的乌托邦。

       “乌托邦”的居民安逸而慵懒的生活,曾一度让巴西世界杯蒙上了一层阴影。之前,国际足联在球场建设的理性检查中对巴西利亚的承建方极其不满。然而,这座在当时连球场草皮、座椅都未安装的球场,即将在最后一刻完工,“你得在他们屁股上踢一脚,巴西才能往前走。”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曾有失斯文地评论到,但这却是巴西人生活最真实的写照。

Copyright © 2002-2019 旅游世界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49138号